難得四點半離開學校,這是以前從沒有過。
太陽下山前,迎風而去,我感覺到:輕鬆。
能常常這樣該有多好。

考試的效應來的太快。
我好像罵了太多,到底聽的懂嗎?我不能確定。
換個方面想,這是悲哀的。
因為我總想要給的更多,卻也傷心更多。

很多人都說,老師很好當,對,某方面而言,好像很爽快。
但是如果把這份工作當成自己的事,而不是單單責任而言,
一切是很用力,然後再無力。

再過57天就考試了。
那是沒有”下一次”的大考,是只有長大後才知道原來那麼重要的考試。
我玩不起。

常常想,為什麼每位老師敎了再多,總有人恍神,拋到雲宵外。
是不是這場考試,應該在意的人真的不介意,而不該放在心上的人卻難過。
那掙扎的是什麼?

如果說,真的有困難,所以讀書沒勁,那老師要怎麼幫?
說到底,就是不想再次看見遺憾。

四點半的天空,是很美麗,但多了一種不放心。

全站熱搜

icebunny384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