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經問自己這樣小心翼翼為什麼
也問自己這樣的感受會在乎多久
反覆想真的很難當一個決定做出
有時又想其實很簡單這樣就這樣

在意的時候連小螞蟻都被你放大
想握的很緊連呼吸都緊湊

從夏天到冬天
誰要為溫度的驟降負責?
心跳動的溫度遠過高掛的太陽
葉子是用什麼樣的心情落下?
玻璃上的薄霧你會寫上什麼字?
冷卻後的空氣又是什麼味道?
從夏季到冬季
誰要為這凋零負責??

全站熱搜

icebunny384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